Ayomi

M.R@花小九爷:

今天为了纪念苏总,决定把这张15年画的遗照(。)单独发一贴吧。之前把他跟沙俄一起发了。大家有什么对他的幽思或者资料小故事都可以跟帖留言,就当做纪念了。

有位对苏总带着厚重爱心滤镜的基友说,我画的这张苏总看起来眼神太年轻,就好像年轻的东欧战士阿廖沙,不像经历各种苦日子的苏总。可是在我心中,在我画中那个时期,他就是这种always young,仿佛身上有光芒的印象。那辉光丝毫不因为艰苦的卫国战争而减淡。这种辉光甚至影响传递到老王身上,让他返老还童,让垂死的老树开花。那时的老王多么青春激情啊,他也第一次体会到叫人家大哥的感觉,好像他是年下,多么新鲜的爱恋。但这种新鲜也逝去得那么快。当老大哥逐渐由屠龙者变成恶龙时,变成沙文的红色帝国时,最后又变成侵略者踏入帝国坟场时,他眼中的阴霾蒙上来,青春的辉光一去不复返。

时光荏苒。

15年那次老王家188天团在红场唱响喀秋莎,这个红色帝国的印象又再度从大家的记忆灰烬泛起。相信有不少人可能原来不萌红色,这一场之后竟然也开始对红色组产生好感。那时候知乎上几个著名回答相信大家都看过。关于他的事情,他和老王之间的恩怨情仇,史书上有,可能还有不少档案我们还未能得见。他到底怎么样,大家心中各自有判断。我只说说我的。

说实话我最近看了一些大林同志的资料后,我真觉得他就是苏总的现实代表。大林的那种个性我觉得特别毛子,而且他跟他老婆的悲剧也是。我在圣女公墓看到他老婆的墓地设计后,更加感叹。他的这种性格,刚愎自用又多疑。ww2后三巨头之一的霸总,大家都害怕他,敬畏他,玉米晓夫在过去好像是他的弄臣那感觉。他中风的时候,没有人希望他再醒来。唉。苏总何尝不是。有时我觉得他就好像是这个民族文化的私生子。沙俄和现在的毛国更像亲生父子,删掉他好像文化上也没什么不通顺(。•́︿•̀。)。尼二一家被追封为圣徒,普大帝甚至曾经想过拆掉苏总时期的建筑,后来好像是为了红色旅游的缘故才留下来。尽管西方总是把现在的毛国打肿脸充苏总,但没人想他再来,这里面也许包括老王。也许他还在,老王千年的带和路就没那么容易搞成。但也有可能会更好,我们没法说那些没有发生的事。所以我也不会说什么死了的毛熊才是好毛熊。

但是有一点可以说,老王也许是世界上最肯定他的人之一,也许是没有之一。我印象尤其深刻是看06年一度大火的大国崛起系列,讲到苏总时的一个评价,人类历史长河中一次伟大的实验。其实我觉得这有点春秋笔法那意思,因为称赞他其实就是间接称赞tg,毕竟tg的历史怎么都绕不开他。但就算是有这种因素在,仍然能感受到老王对他英雄事迹的钦佩。顺便,老王家拍苏总这章时特别的好,特别鸡血,看得我泪流满面。

不过近年来毛国对苏总的态度有改善。我今天看到一张图片,red square旁大林的雕像旁边堆了很多花。之前有民调也显示出今年对苏解的态度,民众对苏总态度的友好今年创新高。今年3月普帝也说过如果能回到过去,希望能阻止苏解的话。也许苏总的问题正逐渐得到重视吧。
这也许也有老王的功劳。也许他们看到,继续扛着红旗的老王在几十年苦苦支撑,从被他们嗤笑的给米国佬卖衬衫的打工仔一路做到世界第二大,突然想起曾经也是“超级大国”的自己?8几年时已经和老王破镜重圆的苏总,他也看到了老王的改开成果,用玫瑰色来赞扬老王,并且自己也想推行改革。如果那个时候没有解体,又会是怎样的故事呢?再多点悔恨也没有用吧。所以我一点不同情毛国,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道路。

最后放一段引用自哈姆雷特剧本里的话。前阵子突然看到我QQ个人说明,就写着这么一段话。 这是我多年前萌上露中时写在上面的。当年我还不知道这是哈姆雷特里面的台词,只觉得非常适合他俩。不再有两只手一起呵护那颗幼苗,剩下的一只手将它培育成大树,将红色的理想继续在世间传扬——

“我死了,你还活着。把我存在的缘由让那些不知的人知晓。若你真是爱我,在这严酷尘间,将我的事情传扬。”

看完第八季,结局有些老套的时间线收束,但女巫们的部分很精彩!!

赞美可怜的撒旦之子,Father根本没怎么管也没啥指引,就靠一身法力来企图掌控世界。迈克的道路只有一条,他天生的杀戮倾向注定与人类的爱无缘。结尾被回到过去的女巫撞死碾了好几下之后,被自己的奶奶扔在了凶宅外面。poor kid!

吹一下演员,造型设计太美啦!全盛时期的长发,华丽的卷曲的金发!真是个美人!丰润饱满的嘴唇仿佛随时准备去亲吻。而且!太像王尔德了!!!

盼不到神仙眷侣,许自己只个凡人。

神猫罗尼休:

1988年的豪华古装片《危险关系》以前曾经讲过,算是十八世纪洛可可时代背景的电影中服设最为考究的一部,而其中有一件戏服一定要单独拎出来说说。格伦·克洛斯饰演的梅尔特伊侯爵夫人在一场晚会戏上身着这件极其华美的法式女袍亮相,通体光泽闪亮的墨绿色丝绸,到处是洛可可女装中典型的荷叶饰边,胸前装饰着粉色蝴蝶结,裙摆上用粉红玫瑰花拼出波浪线,宛如一片盛放的花丛,豪华又柔媚。

这件衣服基本复原了布歇给蓬帕杜夫人画的一副肖像(图八),只是原版色彩更加柔和,戏服则颜色有所加深,凸显出这一人物的阴暗深沉。前四张宣传照中米歇尔·菲佛的白裙也是仿照了她的衣服(图九),电影背景设定在1750年代,恰好与蓬帕杜夫人时代相同,直接把这位“洛可可教母”的衣服穿在片中人物身上,也正能说明这些贵妇人的品位。

HistoricalPics:

“玩具的故事”
- 意大利摄影师Gabriele Galimberti在世界各地旅行了两年多,访问了五十多个国家,拍摄孩子们和他们的玩具。

【未授翻】【霜铁】Space Princess(欢乐向,略OOC)—— 61

Lucretia🍀:

←上一章


摘要:要说有什么是Tony Stark最擅长的,那就是解决问题。所以当他凡人的寿命成为问题时他会怎么做?哦,没错,也许他该让Loki去搞定这事儿,但…他可是Tony Stark,从来都不按套路出牌。


………………………………………………………………………………………………………… 


Tony正穿过皇宫长长的走廊,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他了解他的外星公主。Loki并不知道,但Tony只要看神的眼睛就知道他是不是在撒谎。他的眼神会变—变得冷冽,极其细微,但足以让Tony察觉。当然,这点他永远不会让Loki知道。


 


能看出男朋友有没有对你说真话是项挺实用的技能。


 


男朋友…不,这听起来不太顺。伴侣?未婚夫人选?


 


你操蛋人生的挚爱,Stark。


 


这正是Tony要找到Thor的原因。尽管眼下,这越来越像是要找到自己了。还不是哲学意义上的,不是。


 


就是Tony Stark在皇宫中迷路了。


 


好吧,大爷的。


 


他叹了口气。


 


说到底,这边的流程到底是什么,如果你想见王子的话?是不是要先请见再等他接见?他估计没法直接闯进Thor的房间,不对,是他狗日的寝宫,像是在家里的时候那样。


 


还不仅仅是因为他压根不知道那坐寝宫在哪。


 


他又叹了口气。他对这破事儿已经失去耐性了。


 


对,基本上这就是你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不是待在Loki的卧室,看着你的神睡觉的原因。


 


他在一条走廊尽头左转后看到一名黑发女性正迎面朝他走来。等等,这不是Thor的战友之一吗?她叫什么来着?老实说,Thor介绍他们的时候Tony没怎么注意,他当时满脑子都是对他不省人事的爱人的担忧。


 


他用了面对类似处境时惯用的伎俩。挂上他最迷人的笑容径直朝她走去。


 


“嗨,”他开口。“Tony Stark。还记得我吗?那个我正在找Thor,然后那个我迷路了。麻烦,帮个忙?”


 


“是嘛,”她点点头。她是真的笑的一脸得意吧?“Loki所谓的天才。跟我走。”


 


Tony咽下了自己并非徒有虚名的言论因为此刻,他感觉自己更像个白痴而不是别的。


 


但嘿,至少他有方向了…


………………………………………………………………………………………………………… 


站在一扇华丽大门前的Thor回过头,深吸了一口气。


 


“吾友,”他说。“我恳求你三思。”


 


“你已经恳求我六次了,雷电小子。你真的以为我会改变主意?”


 


“我希望会,”Thor说。“Tony,拜托,我们都知道你不是个圆滑的人,我们可以另想办法,我会亲自——”


 


“Thor?闭嘴。我想这么做,okay?”


 


“但你根本不知道——”


 


“没错。而这正是我的优势。”


 


Thor摇了摇头。


 


“如你所愿,”说着他转过身面向守卫。“Tony Stark有话要对众神之父说。”


………………………………………………………………………………………………………… 


当守卫问都没问一声就放他入内时Tony并没有很惊讶。一定是Odin已经料到他迟早会来。


 


当他发现自己并不在什么正式的会客厅内而是在一间私人书房里时他却感到非常惊讶。他左侧的小桌子上放着两杯茶和一盘水果。至少Tony希望那是水果。里面大多数东西他都不认识。


 


“Anthony Edward Stark。”


 


Tony可以很自豪地说他忍住了没有尖叫,不管他有多想。他只是将头转向右边,微微露出点惊讶的样子。


 


“Odin,众神之父,阿斯加德之王以及各种其他头衔。嗨。我是来聊聊的。”


 


“我知道,”Odin点点头。“请坐。”


 


“聊聊你儿子。”


 


“年纪小的那个,我想,”Odin笑了。


 


“对,”Tony得意一笑,坐到Odin对面的椅子里。“Loki。”


 


“你是来问我为什么要骗他判决的事。为什么要把他送去中庭让他以为自己只要违反禁令就会被处死。为什么我要大费周章让你和他在一起。”


 


“没。这我已经知道了。他告诉我了。但等等,我们也可以先聊聊这事儿,对。只要够让我告诉你你要是觉得这是在帮他那我认为你这个父亲真是烂透了。搞得好像…直接告诉他就他妈那么难,诶?或是解释给他听?我知道他是个顽固的贱人,但你知道么,要说他哪点我最了解,就是只要你不欺骗,他会好相处得多。如果你不是Thor的话。你要是Thor,欺骗反而更好,因为…你不觉得Loki对Thor骗他这么久的事几乎感到骄傲这点很诡异吗?”


 


“一点也不,”Odin摇摇头。“Loki就是这种人。也许他会…因为被骗而不快,但他无疑会欣赏骗局本身。”


 


“既然如此,我该开始期待愚人节了,”Tony咧嘴一笑。“但请问我们能不能先把关注点放到你这个糟糕的家长身上?”


 


“当然。是的。说实话,Anthony Stark——”


 


“Tony。只有Loki能叫我Anthony。”


 


“如你所愿。Tony Stark,你觉得Loki当时会听我的吗?想想Thor带他回来时他是什么样子。他愤怒,傲慢,残忍——”


 


“不。他不是,”Tony说。“那啥,没错,他当时是很愤怒,但现在也是,只是…没那么严重而且有我安抚他。他只是一如既往的傲慢。另外他从来,都不,残忍。”


 


“但是——”


 


“没有但是。听我说。你这么做是因为你想改变你儿子?那啥,他没变。他还是你流放的那个Loki。是个贱人。容易头脑发热。尖酸刻薄。固执己见。只要我惹毛他,他还是会把我扔出窗外。同时他也很聪明,一贯都是,而且风趣惊人愿意为了所爱之人牺牲自己。过去几个月中唯一的变化就是他学会了爱,并知道自己也能得到其他人的爱。”


 


“正是,”Odin笑着说。


 


“所以搞这些个破事儿的意义就在这儿?跟你儿子断绝父子关系好让他学会自爱?”


 


“我只是完成亡妻的嘱托。”


 


“对。你老婆,”Tony笑笑。“跟我说实话,神王陛下。这只是因为她吗,还是说也想让Loki回来?”


 


Odin叹息着闭上他的独眼。


 


“我在Loki身上犯下过许多错误。还有在你问之前,不,收养它并不在此列。也许他不信,但我爱我的儿子。我对两个儿子的爱没有差别。或许是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我送他去中庭的时候是希望能挽回过错回到正轨。”


 


“出力的可不是你。是我们。”


 


Odin的独眼再一次睁开,而Tony有种感觉它直接钻进了他的意识里。


 


“你有没有意识到,Tony Stark,正是因为我的放逐他现在才会属于你?不然你以为他会爱上你?一介凡人?”


 


“哦,对,”Tony笑着抿了口自己的茶,希望茶里没下毒。“多谢提醒。”


 


“这几乎称得上悲剧,当然,”Odin叹气。“他那么快就将失去你。”


 


“对。但他很清楚自己摊上了什么,你知道。而且看起来我们也无计可施。没关系,真的。我死的时候他不会有事的。哦,但你知道吗?这个一介凡人这会儿饿坏了。”


 


“请,不必客气,”说着Odin朝那盘水果打了个手势。


 


“不,谢了。如果没什么大问题,我想要个苹果,谢谢。”


 


Odin脸上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是Thor还是Loki告诉你的?”


 


“Thor。而且不是很情愿。直到我威胁他等我们回地球后再也不给他买吃的他才妥协。”


 


“当然。所以,苹果。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索要的是什么,Stark?你清楚后果吗?”


 


“我会跟你们活得一样久。估计会变得更壮更沉。几乎坚不可摧就像这两位。我的体力估计也会增强。”


 


“你将看着你所有的朋友死去。”


 


“谁又能保证如果我是个凡人这种事就不会发生了呢?有朝一日,如果出现奇迹,我可以成为最后的复仇者。除了Thor和Loki,当然。Thor也会看着他的朋友死去。还有Loki。如果我这么做,至少Loki不用看着他的爱人在自己眼前逐渐衰亡。”


 


“所以这就是我该赐予你金苹果的理由?为了让Loki幸福?”


 


Tony耸了耸肩。


 


“你还要更好的吗?”


………………………………………………………………………………………………………… 


他应该预见到这点的。他早该料到。


 


刚跨出Odin的书房一秒,他就被一个非常恼火(又一次变回非常白皙的皮肤和绿色眼睛)的神一把抓起T恤的前胸摔到最近的墙面上,这本不该使他惊讶。不用说,显然他吓到了。


 


“你干了什么,你这愚蠢的凡人?!”Loki嘶声。


 


Tony傻眼了。


 


“你怎么没在床上躺着?”


 


“Thor过来跟我说了你的白痴计划,”Loki咆哮。“你以为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我本可以说服Odin给你金苹果,我本可以解决,想方设法!但如果你就这么进去对着他罗里吧嗦,你真以为他就会哦,好,Anthony Stark,我当然会给你——


 


“我告诉他只有你能叫我Anthony,公主殿下,”Tony笑着说。


 


“你干了什么?!”Loki大叫。“哦,不。不,不,不。我得跟他谈谈,我得了解下你捅了多大娄子,你这个傻逼凡人!”


 


“我不是。”


 


“什么,傻逼?不,你就是!因为如果你以为——”


 


“不,我是说…”Tony咧了咧嘴。“我不是凡人。好吧,严格来说,我还是,变化完成还得花上几天,但那都是小事。”


 


Loki的双眼瞪得不能再大而他整张脸突然比平时还没有血色。Tony能读出他眼中的震惊,能从他微张的口型看出来,从他急促的呼吸中听出来。


 


“你刚说什么?”神细声说。


 


“那个,公主殿下,”Tony耸耸肩,至少以Loki的双手允许的幅度。“看起来我的罗里吧嗦相当管用。因为,那啥,没错。我就这么走了进去然后收获了一个苹果。易如反掌。”


 


听到Loki发出吱吱的尖叫时他差点笑了出来,但立刻被神一个激吻堵了回去,他疯狂地在爱人的嘴唇上寻找着苹果的滋味。


 


直到他尝到才敢让自己相信。


tbc


…………………………………………………………………………………………………………


译者碎碎念:于是两人间最大的问题解决了,为铁人鼓掌,完结倒计时,还有一章就大结局啦~

【授权翻译】And Skin Remembers烙印

霜铁霜咸鱼翻译组:

腐向注意


点击图片阅读


翻译:不想翻rou的159号/因为屏蔽而秃了的389号


原文点我







重传


校对已祭天


谢谢

《仙宫特派员》!!看完更心疼loki了

脑洞,眼泪哗哗流的脑洞

洛基—一个聪明人,在妇联一里选择和反派合作,在妇联三面对灭霸,选择给了宝石之后刺激灭霸,you will never be a god。被像一只小鸡一样掐断了脖子。
根据各种信息,这次洛基假死的可能性很小。
回到雷神一,索尔刚刚被贬到地球上时,老教授觉得索尔是个疯子,因为他说的雷神,彩虹桥都是自己小时候读过的故事。其中有一个镜头,是洛基的故事。一个戴着有着长角的头盔的人物。很神奇的时间线,可不可以理解为阿斯加德,这些北欧诸神的命运已经注定,就像诸神黄昏,即使你预见了它,解决了boss,你也注定会引发诸神黄昏。神的命运是已经被写好的。洛基喜欢读书,而且他很可能是会Google自己的那种人,所以也许他已经看过了那本故事书,知道了自己会死,即使阿斯加德的人民暂时逃过诸神的黄昏,结局仍然不会改变。所以他从容地选择走向死亡,即使这并不像他自己。
哭唧唧。